主页 从字符串“”到类型“Double”的转换无效。

重庆野生动物园游记

发布时间 2011.7.11 编辑  人气 10889
  清晨7点40分,钥匙开门的声音把我从熟睡的梦中惊醒,翻身下床跨步到客厅,看见是父亲端着早餐来到家中,睡眼蒙胧的我站在房间的中间,一边用力搓揉眼眶,一边和父亲打招呼,带着几分未散尽的疲倦,说话声音略显沙哑,“爸爸,你去买了早点?你敲门我都没有听见。”,说话同时,我下意识地看见阳光窗封闭的窗帘被一缕缕微风撩拨抖动,放下正要享用的早餐,我登上阳光窗台,“唰!”的一声拉开窗帘,“哇!”,晴朗的天空展现在我眼前,望眼远眺,碧云天、翠树地,山映朝阳天接江,凉风拂面,心旷神怡,初夏难得的好天气,我精神了,我期待这样的天气终于出现了,因为,今天是冰冰三岁生日,和黄瑛早就构思给冰冰过生日的问题,我们约定好的,如果天气好,就带冰冰去永川的重庆野生动物园玩耍,想不到这个明媚天、清凉夏,与冰冰特殊的日子如期而遇,天公作美惜佳日、万物吐芬庆美时,天从人愿贺佳音,风调雨顺前路直。
  “喂,妈,冰冰起来了吗?”,我立即拨通电话,问询冰冰的情况,“马上起来。”电话对方传来母亲的声音,我赶紧收拾好行李,唤出黄瑛,很快作好永川旅行的准备,等冰冰在婆婆爷爷家里穿戴好衣服后,我们汇合在小区外的周公馆门前,出发时,特地看了钟表,时间是8:40分。
  见到冰冰的第一眼,呵!身穿横条纹的连衣裙,头顶两个小辫子扎得精精神神,发夹把额前的短发梳理得平平整整,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在左顾右盼地寻找我和黄瑛的到来,远远看见我的身影后,游走的目光“唰”地将我锁定,挣脱开婆婆的牵手,径直向我奔来,她将身体前倾,以便把步伐迈到最大,她将手臂伸开,想要投扑到我的怀抱,迎着她的方向,我快步跑上去,紧紧将冰冰抱在胸前,冰冰疯狂地亲着我幸福的笑脸,那一刻,世界都成了黑白,只有街头上我高举冰冰的身影,显得光彩照人。
  搭上出租车,我们很快到了菜园坝汽车站,我把冰冰和她妈妈、婆婆带到这片我曾经工作、战斗过的土壤,将他们安顿在计算机中心机房,等待朋友去为我买票。机房里,只剩下我们四人,空调开得很大,一股股冷气象喷雾一般左右扫荡,但是,似乎过于的安静有些沉闷,我起身站在机房中心,看着自己当年编写的软件正在10几台计算机屏幕上来回翻动,每一次翻屏的图像,都刷新着我的内心,凝视着计算机的每一屏,就回想起四年前的每一幕,这个熟悉的计算机中心机房,没有当年宽敞了,墙上的乳胶漆也不再那样雪白,明显的发黄使采光越显暗淡,冰冰惊奇地踩着绝缘地板问我:“爸爸,这个下面是空的。”,我慢慢回过头看着她,“冰冰呀,地板下面是空的,下面全是线,是爸爸和叔叔阿姨们一手一脚地布的线”,话毕,我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带着一份怀念和感慨,点燃一只香烟,突然发现在我心中,原来对这里充满了爱,一转眼,我离开机房已经四个年头,四年前,这个机房中每一块地板,每一台设备,每一个软件,都日夜陪伴着我,求知奋进的心就象一棵树苗坚固地扎根在机房里,额头滴下的汗水灌溉着她,从发芽到开花结果,一天天地茁壮成长,直到我离开这里。4年后的今天,这棵树苗长得更为强壮,把积累多年的营养投过茂叶散发出芬芳,令我从一名微机管理人员成长为公务员中的副科长干部。生命中的昨天和今天,既是一种因果,也是一种取舍,既有一份快乐,也有一份失落。面对昨天和今天的两条轨迹,想起了宋朝诗人卢梅坡的《雪梅》,“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机房开门的声音把我从深思中惊醒,朋友把买回的票交 到我手中,一阵寒喧后,我们离开了机房,登上了9:40开往永川的班车。汽车很快开上了高速公路,象奔驰的骏马将窗外的景物飞快地拉向身后,冰冰坐在我双膝上,眼睛聚精会神地看着窗外,我俯下身把嘴贴在冰冰耳前,轻轻地问她:“冰冰,今天我们第一次带你旅游,你高兴吗?”,冰冰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高速公路旁边绿色的田野,一边兴奋地说“好高兴哟!好高兴哟!”
  11:18分,汽车抵达永川汽车站,经询问,得知这个地方被当地人称为“25队”,去往动物园还需要乘坐203路汽车,我抬头看了看天空的云彩,屏气后深深一呼吸,“呵!”,乡村的清新。“走,我们先去吃饭。”我带着冰冰、黄瑛和母亲走进了车站对面的一家餐馆。餐馆门前一口都市里不常见的大铁锅正把豆花煮得热气腾腾,“嘟嘟”的开水声伴随着沸腾的气泡在铁锅里自由而欢快地蹦迪,跳出水面的气泡总想把自己蹦到最高,然后象礼花一般在空中绽放。热情的老板嬉笑着向我们迎来,“快坐,快坐,你们吃点什么?”,来到永川当然要先尝尝这里的豆花哟,于是,我们点上了一桌丰富的佳肴,准备美美地吃上一顿,冰冰坐在桌前,一把抓住所有的筷子,得意地用她可爱的小手给我们发放筷子,我特地喊了一瓶啤酒,举起杯子对着冰冰高声说道:“祝你生日快乐!”
  刚拿出面巾纸准备擦干净嘴边的油渍,冰冰就跑到我跟前,满脸堆笑地作出一副通情达理的样子问我:“爸爸,我们走动物园好不好嘛?”,看着她伪装的商商量量,心里觉得可爱又好笑,我清楚地明白,假如我嘴里吐出一个“不”字,她会立马把五官的笑态重新组合,一瞬间的功夫将此刻上扬笑盈的嘴角对调方位,眼泪象门前铁锅里的沸腾开水一 样从眼角喷射出来,声音会提高八度,站在餐馆门前视若无人地哭嚷:“我要去动物园!啊……坏爸爸!坏爸爸!不要你!我要婆婆!我要妈妈!”于是,我故意逗她:“去哪里呢?去幼儿园呀?”似乎她的机灵识破了我的玩笑,她竟然将计就计地笑着说“是啥,去幼儿园,你不晓得呀?走啥”。看见她如此聪明应变,我简直恨不得一眨眼就抱着她出现在动物园的门口。



  203路汽车很快把我们带到了动物园,我抱着冰冰走下车的那一刻,她就从我怀中拼命挣脱,然后朝着远处动物园大门前屹立的动物塑像奔去,就象一条手中饥渴的金鱼死劲扭摆,最后跳进水中欢快地畅游。走进园区大门,一组醒目的逐鹿塑像高耸面前,冰冰好开心,我们也为之兴奋!冰冰激动地站在塑像前摆尽姿势和我们分别留影后,仍不甘心,然后冲向群鹿之首,高高举起小手,带领指挥着这个鹿(卢)的家族向更前方、更高处冲锋!
  冰冰以前就爱看动物,平时,我们常带她去杨家坪动物园玩耍,每次她都流连忘返,今天,来到了这个野生动物园,更是大开眼界,我们坐在观光车上的时候,冰冰趴在车窗,看着窗外的动物自由闲耍,她就模仿动物的声音,大声对着外面的老虎、狮子吼叫,叫完总是可爱地问我:“老虎爸爸和老虎妈妈听见我的声音了吗?”,她的好奇心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乐趣,时而问我:“那是狮子妈妈,那是狮子爸爸,怎么没有狮子娃娃呢?”,时而又对我说:“不听话,摔下去喂老虎”,当我们的车开到狗熊区的时候,车上的导游让我们给狗熊喂苹果,铁棍穿着一个大苹果用,从车窗的缝隙远远递给外面的狗熊,狗熊仰着头,看准苹果后,一口咬住,然后得意地品尝,冰冰看得很认真,看完后,突然对着我和黄瑛无辜地说:“冰冰都没有吃苹果”,我们都被她逗乐了。看着外面的各种动物,冰冰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愿意漏掉一个场面,手舞足蹈地向动物们挥手再见,实在令人不愿意把观光车开走,多想时间能定格在此刻呀。
  观光车将我们送到了人行游览区,我们下车步行观赏,冰冰总是走在我们的最前面,“冰冰,来,我们抱你,你走累了”,我们分别用这样的语气问她,她总是半侧身地回头,眼睛专注地盯着我们的眼神,没有把握地试探着问我们:“我各人走,不回家哈?”,我笑着对她点头,“不回家,我们才开始呢。”,这时,她心里才松下一口气,轻松地说“好嘢,好嘢,耍过够哈,不回家”,为了巩固我同意她不回家的答复,她再讨好地对我说“我不吃冰糕,不吃可乐”,说后,又继续甩手扬长而去。
  我们走到动物表演区的时候,冰冰惊喜地看见动物表演精彩的节目,老虎专火圈,狼专火圈,狗熊走平衡木,还有狗熊打拳击,尤其是狗熊的拳击比赛,的确好看,一只带着红色拳击套的狗熊和一只带着黑色拳击套的狗熊摩拳擦掌地虎视眈眈对视,一只猴子高举“第一回合”的牌子对着观众一跛一跌地跑上一圈,训兽员一声口哨,两只狗熊就开始拼命地搏击,带着黑色拳套的那只狗熊由于用力过猛,一拳将自己的拳套打飞了,冰冰大笑起来,“呵呵,呵呵,手套都打出去了,呵呵,呵呵”。
  看完表演后,时间大约是下午3:30了,我问冰冰,你还去看孔雀吗?冰冰急忙放下正在饮用的可乐,不停地点头说“要去、要去”,我们又沿着动物园的人工湖走进了去往孔雀的林荫小道,冰冰在小道上欢歌笑语,还不时地传出她的一句“不回家,还要耍”,看完孔雀后,我们又去看了海狮表演等节目,直到下午4:35,才余兴未了地坐上永川开往重庆的汽车,在车上,冰冰甜甜地熟睡,上翘的小嘴角流露出睡梦中的微笑,汽车在成渝高速公路上飞快行驶,就象在时空中穿越,将可爱的冰冰带进了3周岁的童年,我们微笑地看着她那熟睡的恬静,无尽的爱和无言话化着一股温情回荡在我们的车厢。
  下午5:20的时候,冰冰在黄瑛怀中醒了,她睁开眼睛看见我在身旁,于是没有哭,没有闹,我试探着问她:“冰冰,你醒了呀,我们现在去哪里呢?”,话音一落,她果断地回答:“换个地方耍!”。